易河津

帮人上色 @花羽隔
P1原图
虽然不混刀剑圈但是他真好看啊_(:з」∠)_

莉莉:“你俩还是搞姬去吧”

  “你说这是请我喝的茶,”奥芙拉好气又好笑的看着茶杯里的绿色不明物体,转身问那个从刚刚她进门起就一直在哆嗦的小佣兵,“又是那个异界人给你的什么礼物?他们的茶都是固体的吗?”
    小佣兵猛地一个激灵,“咳,那什么,奥芙拉大人,您要不要吃点什么?糕点?肩膀酸不酸,要捶背吗……”
    奥芙拉朝她挥挥手,她立马闭上了嘴,满脸通红的看着自己手里那杯……茶。眼里满满都是您快喝啊快喝啊您怎么还不喝等等信息。
    她在自己面前总是这副样子,不管第几次见面都激动到哆嗦,说几句话就面红耳赤,想尽一切办法套近乎。简直像是看见火光的飞蛾,不顾一切地扑向光明。
    率性,执拗,丝毫不顾及后果。
    自己心血来潮时曾问过她的管家,她平时是怎样的,答案在自己意料之中:直爽大方,嗜酒如狂,视金钱如命,甚至在无聊时会偷偷溜出去找人骂街。这样的人她再熟悉不过,
    标准的佣兵。
    那天简单安抚了可怜的管家后,她借着少有的空闲时间多想了一会,突然想起在很久以前,自己也是这样一个人。
    和同行在酒馆喝喝酒,互相骂骂街,接到任务立刻提刀上阵,完成任务活着回来就继续喝,将自己的经历夸张化再讲出来吹比。佣兵过的是在刀尖上行走的生活,赚的是生命赌来的钱,他们间不需要贵族间的客套。
    奥芙拉以前也想过,如果当初自己没有接收嘉顿三世的邀请,还会不会成为现在的开国元帅呢。这是个无解的问题,而尽职的元帅大人并没有太多时间去感叹命运。
    所以她只会在某个忙的不可开交的间隙,或者无聊之至的贵族聚会时忽然想起曾经当佣兵时的日子,就好像每个老者都会有的回忆一样。
    即使她不可能回到从前的日子。
    所以当看到贝琪时,她不可避免的开始将她与从前的自己做对比,甚至有些好奇她什么时候会变得和自己一样。
    事实证明,贝琪和自己是不一样的。或许是因为受封时间的不同,或许是因为生长环境的不同,又或许是因为人与人之间根本性的差别。总而言之,贝琪依然保持着佣兵的性子,靠着强大的神经和对偶像的热爱在皇宫里成为了一股泥石流。
    这样一来,即使她不主动靠近,奥芙拉也忍不住开始关注她了。她在贝琪身上看见了自己的影子,看见了自己身上存在的另一种可能性。她想看看,这位小佣兵要怎么在皇宫里保持本心的活下去。于是乎,在她的默认下,贝琪开始寸步不离的粘在她身边每天以十二分的热情表示对世界的热爱,行事作风也开始向她靠拢。对于这点,奥芙拉倒是不太接受。不过很快她就发现,即使再怎么模仿,贝琪依然有着鲜明的个人风格,而这恰好是她想看到的。
    于是她对贝琪的关注越发多起来,甚至在一次会议上提出让贝琪跟随她学习贵族礼仪。
    贝琪听说后没有任何意见,甚至在消息发布当天就收拾铺盖准备与自家偶像同床共枕,当然被管家大人拦住了。她在得知了这件事后却没有一点惊讶的感觉,如果当年的自己像她一样有一个那样喜欢的人或许也是这样的吧。
    有些遗憾,她并没有遇见那个人,毕竟作为长生种,喜欢上别人并不是什么好事,他们与凡人种族间的能相处的时间实在是太短了。
    但是阴阳差错,她却变成了别人眼中的那个人。
    她又看了看手里那杯固体茶,在贝琪热切的目光中将它倒进嘴里嚼了嚼,感受着在清苦的茶叶中混杂的一丝古怪而突兀的味道。
    如果飞蛾看见的不是火光,而是灯光的话。
    奥芙拉咽下了茶叶,看着贝琪期待的眼神,笑着开口:“茶叶不错。”贝琪立刻激动起来,絮絮叨叨的说着奥芙拉大人要是喜欢可以多拿些走,她还有别的好茶之类的话,没有注意到对方看向自己时含了笑意的眼神。
    或许灯不仅不会灼伤它,还能给予它温暖呢。
————————————————————
第一次写文,文笔不好还请见谅_(:з」∠)_
看原著时就在YY这对了,偶像×迷妹简直超赞,而且两个人的互动也很可爱,努力向偶像学习的贝琪很戳我,所以就想奥芙拉元帅多少也有些触动吧。
话说异常生物见闻录也太冷了吧,连官配的粮都没有……